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

因为有缘我们才相遇,星光在这里等你

 
 
 

日志

 
 

【转载】你对婚姻期待什么?   

2015-06-15 12:42:20|  分类: 经典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婚姻,众所周知的一句话当属“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了。虽然这句话有所偏颇,但一个对婚姻期待太多的人,往往会终身痛苦不堪。正如一句笑谈:假如你想折磨一个人,就让他结婚吧!由此可见,婚姻给予我们的并不只是玫瑰、浪漫、甜美和幸福,更多的时候是无奈、容忍和失落……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说:“城内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这一句话,把“婚姻”这个词变成了蒙娜丽莎的微笑——着实让人捉摸不透。

 

有人说,走进婚姻的殿堂,男人就开始喜新厌旧,张爱玲在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中不是也这样描述男人的贪婪吗: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颗饭粒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德国一位女政客07年曾提议,为了对付“七年之痒”,应当将婚姻誓约的有效期限定为七年,因为七年的时间双方想要的东西都在变,甚至背道而驰。人可以在职场八面玲珑、如鱼得水,却难得在婚姻里有如此高的适应性。

 

大凡日子过的不如意的女子,都会觉得自己委屈,由委屈就生怨气,怨气是要撒到男人身上的,于是满怀憧憬的秋波成了幽怨的泪眼婆娑。当初选择潜力股嫁的,潜力股未能生机勃发,还未绽放就凋谢了;当初选择钻石王老五嫁的,就图少奋斗N年,直接享受成果,也未捞到一根稻草;当初选择温柔体贴嫁的,却领略了冷漠与咆哮,丝丝寒意直起鸡皮疙瘩。美丽憧憬成空,于是心里发堵发闷,郁郁寡欢,歇斯底里,从无言的沉默中爆发,用利剑般的语言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抱怨丈夫未能给自己想要的生活,像一只得了狂犬病的小狗到处咬人,弄得家里再无宁日……

 

传统的女人往往寄希望于用婚姻改变命运,在生活中,的确有嫁对人、从而由“灰姑娘变成公主”的例子可循,所以女人把人生最大的赌注投入到婚姻上,可是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期望落差就有多大,让一个充满希望的人从高高的山巅一下子跌落到低谷。

 

由希望到失望到绝望,好悲惨的心灵折磨。这一切都源于对婚姻抱有高指数的期待值。

 

婚姻远没有期待的那般美好,人性的弱点在婚姻里暴露无遗,没有哪一段婚姻是无懈可击。婚姻更是饱含酸甜苦辣的磨炼,是最生动的挫折教育,你会愤怒、痛苦、困惑、失望、委屈、自怜、不甘、挣扎,直到把沙子变成珍珠,把脆弱的心灵磨出血,结痂,坚硬,把对方的缺点当作鱼刺生生地咽下,把忍耐包容的优良品质锤炼得闪闪发亮,才能让婚姻得以延续。

 

对于婚姻,你原先的高期待值是你自设的障碍,自寻的烦恼。你只有把位置放低,把期待值调整到零,平静地接受不美好的一面,你才能保持心态的平衡,他就那样,接受吧,两人相安无事,把日子平静过下去,就能算是完满的婚姻。从前你以他(她)为圆心,现在你就要以自己为圆心,指望谁都不如指望自己来得结实可靠。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办,自强自立才是立世之本。

 

诚然,美满的婚姻就好比一笔异常丰厚的退休金:盛年时,你将一切所得放入其中,经年累月,它便会从白银变成黄金,再从黄金变成白金。

 

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得不到我们所期待的那份欣喜和满足。因为我们很难对婚姻驾轻就熟,挥洒自如。

 

我们太多的依恋,太多的渴求,太多的感性。

 

黎巴嫩天才诗人纪伯伦说:

 

……在你们的合一之中,要有间隙。

让天风在你们中间舞荡。

彼此相爱,但不要做成爱的索链:

只让她在你们灵魂的沙岸中间,做一个流动的海。

彼此斟满了杯,却不要在同一杯中饮。

彼此递增着面包,却不要在同一块上取食。

快乐地在一处舞唱,却仍让彼此独静,连琴上的那些孩子也是单独的,虽然他们在同一的音调中颤动。

彼此赠献你们的心,却不要互相保留。

因为只有生命的手,才能把持你们的心。

要站在一处,却不要太密迩:

因为店里的柱子,也是分立在两旁,

橡树和松柏,也不在彼此的荫中成长。

 

然而,现实生活里,有几个人能够如此把握尺度?

 

杰拉德·布雷南说:幸福的婚姻在于妻子提供好气候,丈夫提供好风景。不过,真正的婚姻不是1+1=2,而是0.5+0.5=1。即:俩个人各削去自己的个性和缺点,然后结合在一块。

 

应该说,情如鱼水是夫妻双方最高的追求,但我们都容易犯一个错误,即总认为自己是水,而对方是鱼。

叔本华认为,结婚就意味着平分个人权益,承担双份义务。与所爱的人长期相处的秘诀是:放弃改变对方的念头。

 

婚姻的艺术在于:不要期望丈夫是戴着光环的神,妻子是飞翔的天使;不要求对方十全十美,而要培养韧性、耐性、理解和幽默感。

 

德国有句谚语:婚姻,若非天堂,即是地狱。的确,美满的婚姻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一,不幸的婚姻无异于活着下地狱。

 

有些时候,男人在婚姻里承受的苦难更多,男人从不担心他的未来,直到他找到一个妻子;女人常常担心她的未来,直到她找到一个丈夫。

 

爱情是一种脑力劳动,婚姻是一种体力劳动。爱情仿佛打桥牌,全靠算计;婚姻仿佛打麻将,全靠运气。所以,婚前的男人总是要熬到半夜才肯离去;而婚后的男人,总是要熬到半夜才愿回家。

 

三毛说:有时婚姻也会使一个女性迷失自己,不然,世界上杰出的女性原应多得多。

 

高难度的爱情,是月色、诗歌、三十六万五千朵玫瑰,加上永恒;高难度的婚姻,则是账簿、证书、三十六万五千次争吵,加上忍耐;高难度的人生,是以上两者皆无。

 

青年作家蔚子如此诠释婚姻:在爱情中,有人"视死如归";在婚姻中,有人"视归如死"。相亲是"经销",恋爱是"直销",征婚是"招标"。人的"喜新"最多最久只有30天,所以,新婚燕尔就叫蜜"月";人忍耐最多只有30天,所以,工作以"月"薪为准。

 

婚姻是一笔帐,你付出了无私的爱情,收获的必然是亲情和子嗣绕膝承欢的幸福;你如果在婚姻生活中斤斤计较、吝啬感情,得到的必将是打过折扣的回报,就象掺了水的酒,数量不少,就是不那么醇。

 

婚姻是一个调味盒,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在平淡的日子里,加点佐料,就能把生活烹成一道道不同质量、不同品位的珍馐佳肴,关键看你怎么做。

 

婚姻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在日常的磕磕碰碰中体味着东风与西风的较量,看谁能当常胜的将军,谁就是这个家中真正的户主——而不在乎户口本上写的谁。

 

婚姻是一种磨砺意志的过程,两个人、两颗心、两种思维、两个处世方式,想要达到合一的境界,不需要削足适履,却必须适时打磨自己、雕琢掉自己不合适的棱角。这个相互磨合、相互包容,也许还相当痛苦的过程,就象水流中的石头,水必须要包容石头的存在,石头必须被磨得光滑,才能相互适应、和睦相处,否则,水也会被石头尖利的棱角划出不和谐的涟漪。

 

婚姻是一艘由一对男女共筑的拥有共同目的的航船,男人是掌管大方向的舵,女人就是那顺风的帆。舵必须要是非分明、沉着冷静地保持正确的航向,帆也应该能辨别风向、能上能下,航船才能正常行驶。

 

婚姻还是“我的地盘我作主”的“动感地带”,在这里,你就是总裁、是老板,在你的一亩三分地上,你可以放肆地笑谈而不必拘泥是否笑已露齿;你可以赤身露体、返璞归真而不必担心“春光外泄”;你可以不整理内务也不会被指责懈怠懒惰;你可以尽情宣泄在外面受的委屈和内心的愤懑,总有一个人与你同仇敌忾,为你分担忧伤;你可以对着那个人撒撒娇、示示爱,正大光明地享受被宠溺、被关怀的甜密……

 

婚姻是一个珍宝盒,大得足以随时装下你的各种心绪,也许它们是天边的云霞,斜风中的细雨,含苞的玫瑰,抑或是大漠的孤烟,拥雪的蓝关,水面上的一捧涟漪,或一首浪漫长诗……

对于围城外的人来说,婚姻就是那梦中的桃花岛,是西岭的千秋雪,是丑陋的虫虫蜕变后的美丽蝶翼,是灯火阑珊处靓丽的倩影,承载着爱着的人太多太多的希望和梦想;对于围城内的人来说,自从踏上红地毯的那天起,婚姻的神秘面纱已被轻轻撤下,在面对面的熟稔中变成了现实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变成了冬日的熊熊炉火,夏日的芭蕉叶,实在是平淡而又冗长,这种冗长的平淡在你信手拈来时也许觉不出它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幸福,而一旦失去了,你就会知道围城的坍塌真是一种不幸,每天每天就像不放盐的菜一样,让你吃得索然无味。

 

我们必须明白,最完美的产品在广告里,最完美的人生在悼词里;最完美的爱情在小说里,最完美的婚姻在梦境里。人人都希望完美,但这只能是追求,而不能指望。其实,每个女人都有两个版本:精装本和平装本。精装本是给别人看的,平装本是给家人和丈夫看的。婚姻中的丈夫不要只看到妻子的平装本和别的女人的精装本。

 

对于婚姻,我们期待什么?阅历不同,经历不一,每个人给出的答案就会千差万别,最关键的是,假如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没有婚姻,也许爱情将死无葬身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